字体
间距
字号
背景
配图

2021/12/30发表于:SIS是否首发:否字数:5,422字

「居间惠队长你好!我是地球防卫队派遣而来的淼人,很高兴能够加入胜利队,今后请多指教了!」男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向穿着紧身战斗服的居间惠伸出了手。

居间惠伸手轻握着他的手,却被淼人调戏一般的用手指轻划着她的葇荑,居间惠不由皱了皱眉头,GUTS怎么会有这种人的存在?淼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痴迷,随后恢复了正常。对于他而言,这个世界不过是虚幻的特摄片世界,所谓奥特曼连纸片人都不算,,他自然而言的便有了些肆无忌惮的想法。更不必说他穿越后可并不是普通人,刚穿时的懵逼,随后随手放放就是超能力,虽说对于怪兽那种庞然大物没什么作用,但是对于普通人类而言,他已经是另一种物种了。即便如此,他的超能力还在以每天数种的速度增加着。而他来胜利队的目的,自然是体验ntr的快感了。

不过,这个队长看起来美味程度并不比大古的小女友丽娜差啊!

「那么新人,你似乎并不是日本人?」

淼人一扬那头金色的头发:「自然,我是中国人,不过是个混血中国人。你看我这头飘逸的金发,这可是我黄毛王的象征啊!」

其他人听的是莫名其妙,不过淼人自然也不会在乎一群npc的想法。

就这样,淼人就此融入了胜利队这个高端组织之中。毫无疑问淼人是个怪人,总是做着莫名其妙的事情,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他是个强大而又有用的怪人,例如用雷电给大家手机充电啊,火焰给大家随时随地来顿烧烤,还可以用空间异能来变个兔子之类的。总而言之,异能多,就是好!

随之时间的流逝,出现的怪兽越来越强大,迪迦也逐渐吃力了起来。而人类的武器说实话,真的是鸡肋无比,所以淼人自然选择了无聊的看戏。不过这次来的怪兽,似乎强大的过分呢……

天空之中一个巨大的怪兽打开了一扇黑暗之门,大量的建筑物都被吸了进去。一些高楼同样被摧毁了。而队长居间惠则和指挥宗方一幅紧张的样子盯着大屏幕。

似乎应该做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呢……淼人走上前去拉住了队长居间惠,一脸严肃的对她说道:「队长,我有些重要的情报需要单独汇报,是关于我的超能力的。」

居间惠不疑有他,超能力者自然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底牌,她点了点头,跟在了淼人的身后,向外走去,最终竟然停在了男厕所门口。

居间惠有些迟疑了:「为什么,谈事情要到男厕所啊?」

淼人一脸严肃:「我们接下来的话非常重要,可不能让地球防卫队的家伙知道,避开监控,自然是厕所最为安全了。」

居间惠一想到目前这危急的战局便毫不犹豫的进去了,然后她便被推到了厕所的隔间之中,而淼人则顺手锁上了门。

居间惠不由的有些古怪的看着淼人:「淼人啊!我们不太合适吧?我都三十六了,知树他都七岁了!」

居间惠原本只是调侃一二,不料淼人竟然认真的回答了起来:「人妻熟女这种调调,我不介意的,玩起来的话,估计会更有意思吧?」

居间惠的脸色一变:「淼人上尉,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胡话吗?立刻,马上,给我消失掉,不然你准备上军事法庭吧!」她用着厌恶的眼神看着淼人,胸前的那被战斗服紧紧包裹住的酥胸不住的上下抖动着。

淼人则淫笑了起来:「惠姐不要着急,既然我敢把你拉来,自然是有我的道理,你说是吧?」好似纨绔一般,淼人撩起了居间惠的头发,还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。

居间惠自然不简单,直接拉住了淼人的手,就想要将他一个过肩摔丢在马桶上。但是淼人的手一挥就打断了居间惠的举动:之间一个一个投影出现在了居间惠的面前,自己的儿子正在一间乱晃的房间之中,他害怕的躲在了桌子之下,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,不住的哭泣着。

居间惠顿时心如刀绞,自己的孩子,这分明是知树啊!这下居间惠知道了淼人的底牌是什么了。

淼人则再次用手捋起居间惠的头发,细细的闻着,他的大脸凑到了居间惠的脸颊旁,不住的轻嗅着:「惠姐似乎有些激动呢……」

居间惠不由哀求了起来:「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知树……」

淼人将居间惠按在了马桶上,一抽皮带,裤子落了下去,将内裤脱掉,顿时一股腥臭的味道向居间惠袭来。那根腥臭的肉棒足有十八厘米长,它暴露在空气中,很快就因鸡鸡雷达的指引而硬起,正对着居间惠的小脸。

「不,不要啊……除非你先救下知树……」居间惠再度发出哀求,自从丈夫死后,她就再也没有和男性发生过性关系了,更何况这根肉棒的尺寸,可比自己丈夫的那根肉棒大的多了。

淼人狠狠的用自己的肉棒抽打着居间惠的脸颊,粗大的肉棒在居间惠的小脸上留下了红印。他恶狠狠的威胁到:「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儿子的位置?等自卫队去救,恐怕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!」

淼人强硬的将肉棒插入了居间惠的小嘴之中,肉棒直接顶住红唇,撬开她的贝齿,进入了居间惠温热的小嘴之中。他一挺下身,肉棒狠狠的撞在了居间惠的小嘴深处,肉棒被居间惠的樱唇紧紧勒住,龟头则撞在了居间惠的口腔软肉之上,软软的舌头滑过他的肉棒,很快淼人便舒服的叫出了声。

居间惠被这强硬的突袭撞得极为难受,但她却不敢得罪淼人,毕竟还得指望着淼人救下自己的儿子。肉棒突然塞进她的小嘴之中,一阵异物感向她袭来,小嘴突然被塞得满满的,居间惠不由难受的发出了呜呜声。那根肉棒戳在了自己的喉间软肉上,口水则不受控制的从她的嘴角处滴落。

居间惠羞的快要流出眼泪出来,自小就是天之骄女的她还曾受过这种对待呢?身为女神,遇到的可都是绅士般的男人,即便有男人用恶心的眼神意淫着自己也绝不敢做出不轨的事情。遭到如此粗暴的对待,对于居间惠而言,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呢。自己,自己连丈夫都没有用小嘴服侍过啊!

淼人得意的笑着,他用大手按住了居间惠的脑袋,然后用力的向自己的肉棒压迫着,肉棒好似锋利的利剑一般,刺穿了居间惠的小嘴。居间惠下意识的吸吮着,她的双手无力的推拒着淼人的身体,好似这样自己也是反抗过一般。在淼人的按压之下,那根粗黑的肉棒慢慢的被居间惠的小嘴所彻底容纳,最终整根吞没于居间惠的小嘴之中。她的嘴唇印在了淼人浓郁的阴毛之上,两眼翻白,已经看不到瞳孔,只能任由着淼人的施为。居间惠的喉结耸动,那不断吞咽着的鹅颈看上去明显粗大了不少。

淼人舒服的抽出了自己那湿漉漉的肉棒,将居间惠的雪白脸颊当作了抹布一般,不住的擦拭着,他不由调笑道:「居间惠队长的小嘴可真棒呢,服侍我的肉棒服侍的好舒服啊!平时一定经常伺候那些肥猪们,不然怎么成为胜利队的队长了呢?」

居间惠不住的喘着气,她被那根粗大的肉棒插入的失神,眼神中带着仇恨,她不住的喘着气,胸前的两团软肉随着她的急促呼吸而一颤一颤的:「混蛋!你可以侮辱我!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这份神圣的职业!我是为了保卫地球而战的!我是一名光荣的战士!」

「哦……吮吸着男人臭烘烘鸡巴的地球战士?」淼人故意的侮辱着她。

居间惠的脸蛋憋得通红,却无法作出反驳,她看着投影中不断落下的砖瓦,不由再次用求助的眼神望着淼人:「救,救救知树吧,他,他还是个孩子啊!」

淼人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,他不由得为自己的邪恶而兴奋了起来。抬起了居间惠的下巴,令她仰视着自己:「惠队长,我呢,可不是个无情的人啊!这样,惠姐什么时候帮我吸出来,我就什么时候把知树救出来,如何?惠姐应该是位伟大的母亲吧?」

居间惠的身体颤抖,一想到要自己主动的含住男人的那根脏物,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,两行清泪,忍不住从她的脸颊滑落。但是不这么做的话,知树这么小的孩子,该怎么办呢?

居间惠用颤巍着用手扶住了淼人那一手难握的肉棒,张开了红唇,试图容纳那根狰狞的肉棒。但是那股恶心的腥臭味,令她无论如何都下不去口。淼人一副玩味的样子看着居间惠纠结的模样,只是将知树瑟瑟发抖的投影置于居间惠的面前。居间惠看着儿子好似受惊的小手一般蜷曲成一团,她张大小嘴,闭上了眼睛,脑袋用力的往前一撞,那根肉棒就此被她含在了嘴里。

过了这层心理障碍之后,居间惠好似认命一般的前后移动,晃动着脑袋,不住的吞吐着淼人的肉棒。丈夫在世前也想过搞这些东西,自然被向来保守的居间惠所拒绝,但是她自然也是看过相关内容的。一想到此,居间惠不由得再次落泪,自己不仅背叛了丈夫,连从未对丈夫做过的事都替别的男人做过了。

为了知树,居间惠强打起精神,开始侍奉起男人的肉棒。舌头在淼人敏感的肉棒之上打着转,嘴唇紧紧的勒住了他的肉棒,小嘴则不住的吮吸着淼人的紫红色龟头。淼人满意的笑着,不住的搓揉着居间惠的那头短发。

淼人打了个响指。

「咦,妈妈你在做什么啊?」

居间惠的耳边突然听到了儿子直人的声音,她的呼吸暂停,血液都仿佛停止了流动一般,自己这幅糟糕的样子竟然被儿子给看到了。

淼人兴奋的抱紧了居间惠的脑袋,肉棒用力的向居间惠的喉咙深处刺去,享受着居间惠小嘴的舒适。居间惠自然拼命的反抗了起来,眼泪止不住的滴落了下来,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,竟然,竟然被儿子看到了自己这幅模样。

「妈妈好不知羞啊!居然和别的男人一起上厕所,我们老师说……」

居间惠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淼人的声音:「你要是乖乖听话的话,我就用幻术迷惑住知树,不然的话,哼哼,你知道的吧?」

居间惠立刻顺从了起来,主动的叼住了淼人的肉棒,细细的舔舐,品尝着男人的巨大肉棒。耳边再次传来了知树那稚嫩单纯的声音:「妈妈好坏,居然在厕所里偷吃棒棒糖!知树也想要。」

「我们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如何?如果你要是赢了的话,叔叔就送你假面超人的全部周边玩具哦……」

知树的眼里不由的放出了光:「好啊,好啊!叔叔,是什么游戏啊!」

淼人故意一挺下身,将肉棒插进了居间惠的小嘴深处,令她的身子一阵乱颤:「知树指挥妈妈舔棒棒糖,至于舔哪里的话,舔的力度如何,舔的姿势如何全部由知树做决定,十分钟内,如果知树能让妈妈坚持不住的话,那就算知树赢,如何?」淼人暗中给知树施加了一个心理暗示,令知树问的问题都是自己所想的。

而居间惠差点昏了过去,这种让单纯不懂事的儿子指挥着母亲屈辱的舔舐着男人的肉棒,何其邪恶啊!居间惠松开了淼人的肉棒,眼里带泪,痛苦的斥责着淼人:「你,你这个魔鬼,你应该下地狱去!」

淼人笑着摸着居间惠的头发:「我下不下地狱不清楚,但是你要是在拖延时间的话,知树可就要下地狱喽……」

居间惠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耳边响起了知树雀跃的声音,看来假面超人玩具的诱惑相当大啊!

「妈妈,妈妈,舔棒棒糖的顶端!只能用舌尖哦……」居间惠颤抖着身子,听从着儿子的话,乖乖的用粉嫩的舌尖刺激着淼人的龟头尿道口。

「妈妈,妈妈,将棒棒糖从头舔到尾!」居间惠痛苦的用两瓣红唇夹住了肉棒,从龟头一直舔舐滑到了肉棒底端……

……

淼人将居间惠从马桶上拉起,自己坐了下去,然后令居间惠背对着自己。将她的双手双脚全部打开,正对着知树。他用力的将居间惠的战斗服撕扯了下来,两团白腻的乳肉好似活泼的白兔一般跳了出来。她的裤子同样被淼人撕破。这样一来,居间惠的正面白嫩的乳肉全部暴露在了知树的面前。

居间惠不由得惊慌失措:「不,不要啊!不要在知树面前做这种事啊!求求你,求求你了啊!淼人君,其他的,什么都好,不要当着知树的面做这种事情啊!知树,知树长大的话,一定会知道的……」

「嘿嘿嘿,是吗?你不觉得在儿子面前狠狠的肏弄着他的母亲,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吗?」淼人淫邪的笑着,好似色孽信徒一般。

那根粗大径直贯穿了居间惠那生涩的小穴,自从丈夫死后的十几多年,居间惠的小穴同一次迎来了它的不速之客。居间惠不由的发出了一声痛呼,她的小穴跟处女小穴几乎一般无二,此刻被肉棒贯穿,好似一根粗大的铁棍,强硬捅入了她的下体中一般,好似一个少女一般的哭泣着。

淼人则嗅着熟女身上的那股香喷喷的肉香味儿,肉棒在那小穴之中快速的抽动了起来。

「妈妈,叔叔,叔叔,你们在做什么啊?」知树难受的问道:「为什么,为什么我的小鸡鸡好硬啊?」

淼人偷笑着,咬住了居间惠的耳垂:「看呢,你的儿子对你的这身美肉发情了呢……」

淼人一脸严肃的对知树说:「这是因为你妈妈不听话,所以正在被打屁股呢!不信你听?」果然一阵啪啪的声响传了过去,那是淼人的下体不住的撞击着居间惠的肥臀。

知树下意识的撸动着自己的小鸡鸡:「呜,好难受啊!这样子似乎舒服多了!」

淼人厉声呵斥道:「不许动,那是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!」知树吓得松开了手,但是那根小巧的小鸡鸡还是翘起,知树一脸的难受。淼人接着说:「这都怪你妈妈不乖,应该是让她替你舒缓压力的!知道吗?只有用你妈妈的小嘴含住你的肉棒,才算是好孩子应该做的事情!」

知树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,居间惠看着自己的儿子被灌输了奇怪的知识,不由的流下了眼泪。

淼人的双手紧紧捏住了居间惠的乳肉,肉棒好似打桩机一般在居间惠的小穴中抽插着,那乳晕和乳头分外的凸起,看的知树很是燥热的咽了咽口水。

「惠姐,你的儿子,似乎很馋你的乳头呢……要不让他品尝一样母爱?」

淼人的手指轻点着居间惠硬起的好似红色玛瑙的乳头,居间惠突然觉得自己的乳头一阵胀痛,她下意识的猜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,那莫非是……

淼人用力的掐住了居间惠的白嫩乳肉,用力的向前一挤:「人间大炮,发射!」

居间惠发出了一声痛呼,只见两股清澈的乳汁儿从她的乳头中飞溅出去,通通飞溅在知树的小脸上,知树舔了舔脸上的乳汁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「呜呜,妈妈的乳汁儿,好好喝啊!」

肉棒再次顶在居间惠的花心之上,淼人的身子一阵颤抖,发出了舒畅的呻吟声。

居间惠的痛苦与绝望,知树的欢快与懵懂,淼人的邪恶与淫笑,好似一幅浮世绘般慢慢展开。

「惠姐,你应该知道我可以修改常识,删除记忆吧?」

居间惠浑身酥软,只能无力的趴在了淼人的身上,听到这话,她的眼睛仿佛能放出光一般。

「听说丽娜最近正在和大古交往,惠姐,你应该知道的我的意思吧?」

淼人狠狠的掐住了熟女人妻的雪白乳肉,露出了一阵得意的笑容,新的猎物,似乎会更有意思呢。

收藏
点赞
反感
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
Sitemap | Copyright CSAV.ME All Rights Reserved | 联络方式: csav888@hotmail.com